欢迎访问 84salonwww.gs5000.cn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党史故事 >

我国最早宣传马克思主义的人

发布时间:2011-06-23 18:16:50 来源:84salon 点击:
  隆重的建党90周年纪念日即将到来,那么这里要问:在我国,最早宣传马克思主义的人究竟是谁?
  
  是谁?有人说,当然是李大钊了;也有人说,应该是梁启超,他比李大钊更早,教材上有。其实都不对,而是陕西的井勿幕。
  
  早在1908年,井勿幕就在日本东京创办的《夏声》杂志第三号上,以“侠魔”为笔名,发表了题为《二十世纪新思潮》一文。这是迄今为止发现的中国最早介绍马克思主义的文章。
  
  井勿幕在该文中明确提出:“专政制度之思想,早已一落千丈,过去之时代也。即自由制度亦成晚照斜阳,行将就没。而黑云蔽空,冲滔天之大浪而来者,即此社会主义之新思潮也。”“今欲去弱肉强食之禽兽世界,而抵平和幸福之文明世界,非采用社会主义,绝不能达此目的。”
  
  他呼吁:“维社会公安,谋人民幸福。贫富之悬隔也,思有以平均之;贵族之骄横也,思有以压抑之;政治之失平,国民道德之堕落也,思有以改革而补救之。”他抨击清政府:“外人借政府为傀儡,政府又借外人为护符,相缘为奸,以害我民。”他号召推翻清朝封建统治,建立民主共和国体。
  
  井勿幕的名气并不大,大概是因为生命太短暂,死得太早了。
  
  井勿幕(1888—1918),乳名回寅,原名井泉,字文渊,笔名侠魔,陕西省蒲城县广阳镇井家塬村(今属铜川市印台区)人,陕西辛亥革命先驱和杰出领导人之一,被孙中山誉为革命的“后起之秀”、“西北革命巨柱”。
  
  他是井岳秀胞弟,其父在他4岁时即病殁。幼时聪敏好学,少有大志。早年入川(在重庆正蒙学堂求学),结识熊克武等革命志士。1903年12月留学日本,入东京大成中学学习日语和普通学科。1905年冬奉孙中山之命担任同盟会陕西支部长,与赵世钰等回陕组织同盟会。1906年夏第二次赴日筹备成立同盟会陕西分会,学习制造炸弹,还担任文字宣传,为孙中山所器重。1907年回陕联络会党和刀客,后第三次赴日。1908年2月在东京参与创办《夏声》杂志,撰文宣传革命。同年10月回陕,参加领导反清学生运动。1910年初夏奉同盟会总部令,再度回陕组织起义,参与促成陕西同盟会和哥老会的联合。同年秋南下香港,参与筹划广州起义。
  
  1911年4月27日广州起义失败后,井勿幕于5月间回陕,与哥老会党人张云山、万炳南等密谋,准备大举。6月又与杨叔吉等人赴西安满城观察敌情。8月派邹子良赴渭北联络刀侠,并派王荣镇赴四川、陈得贵赴山西联络会党。9月下旬张聚庭从南方带回同盟会总部命令,告知全国,确定10月6日同时起义,由各省革命党负责组织。10月辛亥革命爆发后,任陕西军政府北路安抚招讨使。1912年被南京临时政府委任为稽查局副局长,以陕西事务纠缠未就职。同年同盟会改组为国民党,任国民党陕西副支部长。1913年参加二次革命,讨伐袁世凯,失败后避居日本。1915年赴云南参加护国战争,并任熊克武部参谋长。1917年3月任关中道尹。同年8月离职,闲居西安。
  
  1918年11月,井勿幕赴三原就任陕西靖国军总指挥。11月21日被广州孙中山护法大元帅府特赠陆军中将衔,明令嘉奖抚恤。12月23日在兴平县南仁堡被靖国军第一路郭坚部参谋马凌甫杀害,时年仅30岁,后草葬于蒲城。1945年被国民政府追赠为国民革命军陆军上将衔,又由章炳麟撰《井勿幕墓志铭》。陕西军民为怀念井的不朽功勋,曾将其在西安居住过的四府街更名为井上将街,并在街南端城墙上凿开一门,名勿幕门(即今小南门)。
  
  井勿幕墓在今陕西西安长安区韦曲西北凤栖塬上塔坡村的清凉山,附近有著名的清凉寺,以及台湾国民党前任主席连战祖母之墓。
相关文章推荐:
  • 李大钊:中国最早的马克思主义者
    1. 上一篇:没有了
    2. 下一篇:闯进中共“一大”会场的那个人
    顶一下
    (15)
    88.2%
    踩一下
    (2)
    11.8%
    推荐
    1. 周恩来的养女到底是谁?周恩来养女怎么死的? 文化大革命中,社会上曾有一个传闻,说是江青、叶群一伙人将周恩来的养女迫害死了。 ...
    2. 中共最高领导人为何称总书记? 政治局、书记处、总书记随着十九大的召开,这些中国共产党内重要的机构和职务在新闻中...
    1. 揭秘:周恩来去世时毛泽东为何没有探望?
    2. 揭秘:毛泽东一生为何偏爱《三国演义》?
    3. 中国古代国家权力交接四大模式
    4. 毛泽东关注过的6个土匪都有哪些人?
    5. 遵义会议背后的故事:“一边倒”批评博、李错误
    6. 周恩来鲜为人知的“特务”生涯
    7. 毛泽东同志在五四时期
    8. 邓小平舌战赫鲁晓夫:弄得苏斯洛夫面红耳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