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84salonwww.gs5000.cn

彭雪枫:战死疆场也心甘情愿

时间:2017-04-18 责任编辑:84salon 点击:
  彭雪枫将军是抗日战争中新四军牺牲的最高将领之一。投身革命20年,他不但率部在中原地区多次打退日军的“围剿”,还组建了新四军骑兵团、成立了南京陆军指挥学院的前身——新四军游击支队随营学校,并且创办了宣传抗日救国的报刊《拂晓报》。
  
  彭将军“上马能打仗,下马写文章”,被毛泽东、朱德誉为“共产党人的好榜样”。
  
  十几天以来,我们过的是昼伏夜出的生活,恢复了路西时代的游击战了,白天隐蔽封锁消息,夜晚行动,爬山涉水,淮河已经来往渡了三次,我们主观力量不能与敌人对比,不能不采取游击战术,这一次在战略上是胜利的,打破了敌人包围合击聚歼的计划,主力部队没有受到损失,而且在敌后尽力扰袭,使敌人顾前而又顾后,疲于奔命。
  
  这是时任新四军第四师师长的彭雪枫,在“三十三天反扫荡”中写给妻子林颖的信。
  
  彭雪枫,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农红军和新四军杰出指挥员、军事家,战功卓着。抗日战争爆发后,他奉命挺进敌后,组建新四军游击支队,领导开辟豫皖苏边区抗日根据地。
  
  彭雪枫采用平原游击战战术,带领队伍在敌人的包围中生存下来,还成为插入敌后的一把尖刀,让敌人不得安宁。采取这样的战术,也是八路军、新四军在抗战中不断总结经验的结果。此前,彭雪枫就曾经在给上海《大公报》的记者范长江的一封信中,这样写道:我军处此敌人倾力压境的关头下,唯一战略方针及战术原则,应以我军主力进行大规模的运动战,以支队(如八路)领导广泛的游击战争配合主力动作,必可消灭敌之大量有生力量。敌后方联络线长,故极空虚,我游击支队如入无人之境,且受群众之热烈欢迎。胜利虽小,但积之成多即为大胜利。
  
  1941年皖南事变后,根据地面临的形势愈加复杂,彭雪枫率部一面和国民党军队中的顽固派作斗争,一面广泛发动群众,用游击战打击日伪军。
  
  1942年11月,日伪军集结重兵,对淮北苏皖边区发动大扫荡。彭雪枫率领新四军第四师,昼伏夜出、灵活机动打击敌人,赢得了“三十三天反扫荡”的胜利,成为根据地反扫荡的经典战例。在给妻子的信中,彭雪枫也忍不住要分享胜利的喜悦。
  
  反扫荡战斗共三十三天,我们完全胜利了!主力部队、地方武装、党政及后方勤务机关人员、资材,均无损失,诚为幸事!老百姓欢喜非常,都说新四军是诸葛亮,计谋高,打仗好。
  
  1944年4月,日军发动了豫湘桂会战,中原河山大片沦陷。8月,彭雪枫率领部队收复豫皖苏根据地。在出征前,彭雪枫说,“豫皖苏是我们的家乡,那里有我们的父母,我们的妻室子女,我们的兄弟姐妹。我们一定要把日本鬼子和敌伪军消灭掉。为了路西倚门东望的父老乡亲,我们就是战死疆场,也心甘情愿。”
  
  不幸的是,一个月后,在前沿指挥作战的彭雪枫,被一颗流弹击中,壮烈牺牲。
  
  当时,他的妻子林颖很快就要临产,为了稳定她的情绪,从党中央,到身边的战友,所有人一起编织了一个“善意的谎言”。彭雪枫牺牲后,林颖生下了她和彭雪枫唯一的儿子小枫。
  
  可想而知,一面忍着战友牺牲的巨大悲痛,一面还要在战友的亲人面前瞒着消息,一定是件很艰难的事情,也让后人感受到了老一辈革命者在烽火岁月中凝结的情谊。彭雪枫牺牲之后,第一时间就收到消息的陈毅,曾经无比痛心地写下了着名的诗篇——《哭彭八首》。
  
  彭雪枫(1907-1944)新四军第四师师长兼政委,牺牲后,淮北群众自发摆设128处祭桌。置炉香、清水和明镜于其上,取义清如水、明如镜。
相关文章推荐:
  • 赵登禹:宁做战死鬼 不做亡国奴
  • 彭雪枫简介,彭雪枫的故事
  • 郝梦龄:第一位战死沙场的中国军长
  • 冯云山是战死于蓑衣渡吗?
  • 毛泽东非常喜欢的完美将军
  • 卢象昇战死巨鹿
  • 1842年6月16日 江南提督陈化成战死
    1. 上一篇:马本斋的故事 要跟着党抗战到底
    2. 下一篇:杨靖远:不灭日寇不割髯
    顶一下
    (3)
    75%
    踩一下
    (1)
    25%
    推荐
    1. 郝梦龄:第一位战死沙场的中国军长 1937年7月7日,中国,北平,卢沟桥。一场让所有中国人永世铭记的旷日持久战争由此拉开...
    2. 狼牙山五壮士的故事 1941年,侵华日军对晋察冀根据地河北易县的狼牙山地区抗日根据地进行了连续的扫荡,制...
    1. 陈赓在太行抗日的经典传奇故事
    2. 抗日军队神秘消失之谜
    3. 抗日名将:张灵甫
    4. 为什么许多抗战老兵都不愿提及过去
    5. 杨靖远:不灭日寇不割髯
    6. 彭雪枫:战死疆场也心甘情愿
    7. 马本斋的故事 要跟着党抗战到底
    8. 董其武:“我的部队是抗日的部队”